您的位置: 甘肃省消防救援总队 > 消防文化 > 文学>正文内容

    母亲的天气预报

      一团一团的积雨云抵达城市上空,母亲趴在阳台上,手搭凉棚,眯缝着昏花的眼自言自语:“哎哟,又要下雨了。”果然,起风了,积雨云在透明的天空里翻滚着,一场倾盆大雨说来就要来。
      
    “娃,你家的窗子关了没,你带雨伞了没……”母亲的电话追着天边的凉风给我打过来。我一一回答,窗子关好了,办公室里有伞。我还不忘叮嘱她:“妈,下大雨了,不要站在阳台。”
      
    66岁的母亲,一直是家里几十年来的天气预报员。在乡下,母亲总结出来很多天气预报的土办法。比如,早上烧霞,等水烧茶;晚上烧霞,干死鱼虾;蚂蚁在爬,大雨哗哗……  
      
    那时,村里的干部,也总喜欢向我母亲打听一下天气预报。母亲笑了,你们不是听广播看报纸了吗?村干部摇晃着头说,那个不准,你预报的才准呢。说是有一次,村里的广播预报说,可能有大冰雹的灾害袭击。于是,一些慌张的村民出门也顶着安全帽,开始下田抢收半熟的稻子。只有母亲没下田去,母亲望了望天说,不会的,不会的。那次乡里来的天气预报真不准,村民们对收割在家的青色稻子后悔不迭。  
      
    二十多年前,我到异地求学。母亲缠着父亲,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母亲说,她要看电视里的天气预报了。父亲奚落她说,你不是会看天气吗。母亲严肃地说:“我也只能看出个十里八里的天气预报,几百上千公里外的地方,我哪能看得准!”  
      
    每天《新闻联播》过后,母亲总要紧盯着中央台的天气预报,关注着我所在城市的雨雪风霜。可那时没电话啊,第二天,母亲提着一篮子鸡蛋,跌跌撞撞往乡里跑,她把鸡蛋塞给乡里的办公室文书。母亲说,她想给在外求学的娃,打一个电话,昨天晚上,她在天气预报里,看见我所在城市降温降雪了。于是,母亲打给学校的电话,经过辗转找到了我。我听见了母亲的叮嘱:“娃,家里啥都好,加一件棉衣啊……”放下电话,暖流接通了我的全身。  
      
    十多年前,母亲几乎是在我们的“绑架”之下,才来到城市定居。来到城里的母亲,还是那么关心天气预报。风雷雨雾,阴晴圆缺……不过,她不是站在山梁上了,她站在阳台上望天望云。我是人到中年的男人了,母亲依然对我常常发布天气预报,我都准时接收。我想对母亲说,妈,你给我预报一生的天气预报吧。  
      
    天之大,天之涯,你听母亲的天气预报了吗?

    母亲的天气预报

    来源:甘肃省消防救援总队
    2019年05月22日 16:47:16
    阅读数:
      一团一团的积雨云抵达城市上空,母亲趴在阳台上,手搭凉棚,眯缝着昏花的眼自言自语:“哎哟,又要下雨了。”果然,起风了,积雨云在透明的天空里翻滚着,一场倾盆大雨说来就要来。
      
    “娃,你家的窗子关了没,你带雨伞了没……”母亲的电话追着天边的凉风给我打过来。我一一回答,窗子关好了,办公室里有伞。我还不忘叮嘱她:“妈,下大雨了,不要站在阳台。”
      
    66岁的母亲,一直是家里几十年来的天气预报员。在乡下,母亲总结出来很多天气预报的土办法。比如,早上烧霞,等水烧茶;晚上烧霞,干死鱼虾;蚂蚁在爬,大雨哗哗……  
      
    那时,村里的干部,也总喜欢向我母亲打听一下天气预报。母亲笑了,你们不是听广播看报纸了吗?村干部摇晃着头说,那个不准,你预报的才准呢。说是有一次,村里的广播预报说,可能有大冰雹的灾害袭击。于是,一些慌张的村民出门也顶着安全帽,开始下田抢收半熟的稻子。只有母亲没下田去,母亲望了望天说,不会的,不会的。那次乡里来的天气预报真不准,村民们对收割在家的青色稻子后悔不迭。  
      
    二十多年前,我到异地求学。母亲缠着父亲,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母亲说,她要看电视里的天气预报了。父亲奚落她说,你不是会看天气吗。母亲严肃地说:“我也只能看出个十里八里的天气预报,几百上千公里外的地方,我哪能看得准!”  
      
    每天《新闻联播》过后,母亲总要紧盯着中央台的天气预报,关注着我所在城市的雨雪风霜。可那时没电话啊,第二天,母亲提着一篮子鸡蛋,跌跌撞撞往乡里跑,她把鸡蛋塞给乡里的办公室文书。母亲说,她想给在外求学的娃,打一个电话,昨天晚上,她在天气预报里,看见我所在城市降温降雪了。于是,母亲打给学校的电话,经过辗转找到了我。我听见了母亲的叮嘱:“娃,家里啥都好,加一件棉衣啊……”放下电话,暖流接通了我的全身。  
      
    十多年前,母亲几乎是在我们的“绑架”之下,才来到城市定居。来到城里的母亲,还是那么关心天气预报。风雷雨雾,阴晴圆缺……不过,她不是站在山梁上了,她站在阳台上望天望云。我是人到中年的男人了,母亲依然对我常常发布天气预报,我都准时接收。我想对母亲说,妈,你给我预报一生的天气预报吧。  
      
    天之大,天之涯,你听母亲的天气预报了吗?
    作者:佚名  责编:刘瑞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