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甘肃省消防救援总队 > 消防文化 > 文学>正文内容

    深秋,北京的故事

      这是我在鲁迅文学院学习的日子里,遇到的最难忘的一件事——一个发生在北京深秋的故事。

    10月中旬的一个傍晚,一则令鲁院第23届高研班(公安作家班)学员激动不已的消息悄然传开:由鲁院和陕西省作协联合主办的“文学陕军新梯队小说研讨会”将在鲁院举办。雷达等8位全国知名评论家,将为陕西省的范怀智等8位青年作家一对一点评指导。而令大家更为心动的是,茅盾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陕西省作协主席贾平凹将亲临研讨会。
     
    消息很快得到确认,研讨会的时间定在14日上午。我甚至亲眼在班主任严迎春办公室看到了会议筹备方案,里面有贾平凹的名字。还有的同学见到了贾平凹的桌签。
     
    能见到贾平凹,这对高研班48名“文学的信徒”、“作家的粉丝”而言,是个极大的诱惑。为此,大家都各自做了一些功课。我还专程跑到北京新华书店购买了他那本获过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秦腔》,准备第二天研讨会上让贾平凹主席签名,心想如能合影留念,更是再好不过了。
     
    然而,就像“好的小说过程是个假相,结局总是个意外”一样,这位文学大师跟鲁23的同学们却开了一个玩笑,提供了一个短小说的实例。第二天的会场主席台上,竟没有他的桌签。主持研讨会的常务副院长成曾樾在介绍时说,本来贾主席是要参加今天的研讨会的,结果突然接到通知,去参加另一个更加重要的会了,他此刻就应该在会议的现场。而由贾平凹主席前一天亲笔手写的讲稿,改由陕西省作协副主席李国平代读。
     
    贾平凹主席究竟去参加什么会了?大家并没有深究,只是有几分失望。而这一谜团在下午很快就被解开。
     
    根据课程安排,当天下午,著名作家、编剧、浙江省作协主席麦家在大家热情的掌声中,健步走上讲台。他要做题为《小说和现实生活的关系》的授课。但他不仅没有带课件,甚至没带一张纸。他往讲桌后一座,稍稍停顿了一下说:“上午去参加了一个会,下午中央电视台要采访我,嗯——嗯——”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他又停顿了一下,鼓足勇气地说:“嗯——嗯——我想了一下,虽然《新闻联播》还没有播出,但我想在鲁院的课堂上,这事现在应该可以说了!”
     
    军人出身的麦家主席是有名的谍战片编剧,他的《解密》、《暗算》、《风声》、《风语》、《刀尖》等长篇小说先后被改编在电影、电视剧,掀起了中国大陆当代谍战影视狂潮。被誉为 “中国特情文学之父”、“谍战小说之王”。
     
    他说,直到现在,我的心情还久久难以平静。然后,他缓缓的向我们讲述了这一个发生在北京深秋的故事:就在今天上午,在离咱们这儿并不遥远的人民大会堂,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主持召开了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铁凝主席第一个向总书记做了汇报。还有本来今天上午要来鲁院开会的贾平凹主席,以及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都参加了这个会。而令我、令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总书记对文学是那样的热爱、那样的精通。他在同我们与会代表交谈时,先后提到了狄更斯、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雨果、普希金、莱蒙托夫、巴尔扎克以及王树增、贾平凹等30多位中外著名作家和《静静的顿河》、《悲惨世界》、《战争与和平》、《叶普盖尼·奥涅金》、《人间喜剧》、《当代英雄》及《长征》、《带灯》等几十部中外文学名著。如果没有一定的文学涵养,是不可能说出这么多作家和名著的名称的。由此可以判定,他的文学阅读量,绝对比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要大、都要多。而现在,这个会议的精神,下跨一步,就直接到了咱们鲁院。而这一会议的召开,也必将吹响中国文艺事业创新繁荣的新号角。
     
    这一消息,令大家倍感激动,倍受鼓舞。后来发生的事,是众所周知的。大约三四个小时后,《新闻联播》全面报道了这一吹响文艺工作繁荣创新号角会议的情况。紧接着,各大媒体便铺天盖地,持续进行了密集报道,并迅速掀起了学习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和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的热潮。
     
    鲁迅文学院距人民大会堂不过二十公里,想着当天早上我们在开研讨会的时候,总书记就在人民大会堂里一个比鲁院会议室更大的会场,一样聆听着文艺工作者的建言,发出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 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文艺不能做市场的奴隶”等一系列文艺工作论断。想着自己有幸能第一时间得知了中央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这么重要的消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了中央的决策,甚至似乎都听到了总书记的声音。这是多么的令人激动而难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作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这些天来,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在中央文艺座谈会这样的大时代背景下,作为一名普通的消防战士,作为一名部队文学爱好者,在未来的创作过程中,应该真正沉下身子、勤动脑子,充分利用各种机会,和基层特别是防灭火一线的官兵多接触,在了解他们工作的同时,将目光放在个人生活和情感上,将之放在社会和时代的大背景、放到消防部队的大环境中来考虑,塑造出有血有肉、真实可感的官兵形象,使读者通过作品了解到真实的官兵、真实的部队,切实达到增强部队内部认同感、提高社会群众认知度的效果。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放飞想象翅膀,脚踩橙色大地,扎根警营生活,我一定要以官兵为中心,挖掘、提炼出更多官兵生动、感人的事迹,努力使自己真正成为消防部队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努力创作出一些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文章,讲述好橙色故事,传播好消防之声,凝聚正能量,弘扬主旋律。用自己的作品不断启迪战友们的思想、温润官兵们的心灵。

    深秋,北京的故事

    来源:甘南支队
    2019年04月16日 09:34:58
    阅读数:

      这是我在鲁迅文学院学习的日子里,遇到的最难忘的一件事——一个发生在北京深秋的故事。

    10月中旬的一个傍晚,一则令鲁院第23届高研班(公安作家班)学员激动不已的消息悄然传开:由鲁院和陕西省作协联合主办的“文学陕军新梯队小说研讨会”将在鲁院举办。雷达等8位全国知名评论家,将为陕西省的范怀智等8位青年作家一对一点评指导。而令大家更为心动的是,茅盾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陕西省作协主席贾平凹将亲临研讨会。
     
    消息很快得到确认,研讨会的时间定在14日上午。我甚至亲眼在班主任严迎春办公室看到了会议筹备方案,里面有贾平凹的名字。还有的同学见到了贾平凹的桌签。
     
    能见到贾平凹,这对高研班48名“文学的信徒”、“作家的粉丝”而言,是个极大的诱惑。为此,大家都各自做了一些功课。我还专程跑到北京新华书店购买了他那本获过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秦腔》,准备第二天研讨会上让贾平凹主席签名,心想如能合影留念,更是再好不过了。
     
    然而,就像“好的小说过程是个假相,结局总是个意外”一样,这位文学大师跟鲁23的同学们却开了一个玩笑,提供了一个短小说的实例。第二天的会场主席台上,竟没有他的桌签。主持研讨会的常务副院长成曾樾在介绍时说,本来贾主席是要参加今天的研讨会的,结果突然接到通知,去参加另一个更加重要的会了,他此刻就应该在会议的现场。而由贾平凹主席前一天亲笔手写的讲稿,改由陕西省作协副主席李国平代读。
     
    贾平凹主席究竟去参加什么会了?大家并没有深究,只是有几分失望。而这一谜团在下午很快就被解开。
     
    根据课程安排,当天下午,著名作家、编剧、浙江省作协主席麦家在大家热情的掌声中,健步走上讲台。他要做题为《小说和现实生活的关系》的授课。但他不仅没有带课件,甚至没带一张纸。他往讲桌后一座,稍稍停顿了一下说:“上午去参加了一个会,下午中央电视台要采访我,嗯——嗯——”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他又停顿了一下,鼓足勇气地说:“嗯——嗯——我想了一下,虽然《新闻联播》还没有播出,但我想在鲁院的课堂上,这事现在应该可以说了!”
     
    军人出身的麦家主席是有名的谍战片编剧,他的《解密》、《暗算》、《风声》、《风语》、《刀尖》等长篇小说先后被改编在电影、电视剧,掀起了中国大陆当代谍战影视狂潮。被誉为 “中国特情文学之父”、“谍战小说之王”。
     
    他说,直到现在,我的心情还久久难以平静。然后,他缓缓的向我们讲述了这一个发生在北京深秋的故事:就在今天上午,在离咱们这儿并不遥远的人民大会堂,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主持召开了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铁凝主席第一个向总书记做了汇报。还有本来今天上午要来鲁院开会的贾平凹主席,以及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都参加了这个会。而令我、令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总书记对文学是那样的热爱、那样的精通。他在同我们与会代表交谈时,先后提到了狄更斯、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雨果、普希金、莱蒙托夫、巴尔扎克以及王树增、贾平凹等30多位中外著名作家和《静静的顿河》、《悲惨世界》、《战争与和平》、《叶普盖尼·奥涅金》、《人间喜剧》、《当代英雄》及《长征》、《带灯》等几十部中外文学名著。如果没有一定的文学涵养,是不可能说出这么多作家和名著的名称的。由此可以判定,他的文学阅读量,绝对比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要大、都要多。而现在,这个会议的精神,下跨一步,就直接到了咱们鲁院。而这一会议的召开,也必将吹响中国文艺事业创新繁荣的新号角。
     
    这一消息,令大家倍感激动,倍受鼓舞。后来发生的事,是众所周知的。大约三四个小时后,《新闻联播》全面报道了这一吹响文艺工作繁荣创新号角会议的情况。紧接着,各大媒体便铺天盖地,持续进行了密集报道,并迅速掀起了学习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和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的热潮。
     
    鲁迅文学院距人民大会堂不过二十公里,想着当天早上我们在开研讨会的时候,总书记就在人民大会堂里一个比鲁院会议室更大的会场,一样聆听着文艺工作者的建言,发出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 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文艺不能做市场的奴隶”等一系列文艺工作论断。想着自己有幸能第一时间得知了中央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这么重要的消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了中央的决策,甚至似乎都听到了总书记的声音。这是多么的令人激动而难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作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这些天来,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在中央文艺座谈会这样的大时代背景下,作为一名普通的消防战士,作为一名部队文学爱好者,在未来的创作过程中,应该真正沉下身子、勤动脑子,充分利用各种机会,和基层特别是防灭火一线的官兵多接触,在了解他们工作的同时,将目光放在个人生活和情感上,将之放在社会和时代的大背景、放到消防部队的大环境中来考虑,塑造出有血有肉、真实可感的官兵形象,使读者通过作品了解到真实的官兵、真实的部队,切实达到增强部队内部认同感、提高社会群众认知度的效果。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放飞想象翅膀,脚踩橙色大地,扎根警营生活,我一定要以官兵为中心,挖掘、提炼出更多官兵生动、感人的事迹,努力使自己真正成为消防部队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努力创作出一些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文章,讲述好橙色故事,传播好消防之声,凝聚正能量,弘扬主旋律。用自己的作品不断启迪战友们的思想、温润官兵们的心灵。
    作者:邓四林  责编:刘瑞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