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甘肃省消防救援总队 > 消防文化 > 文学>正文内容

    散文《第一次火警》

    车开出S市区一个多小时,来到江边码头上船,再渡江一个多小时上了海岛,然后,车子又在海岛广阔的田野飞奔了一个多小时,罗军才算是到了中队,安顿下来。这时罗军的心随着车船的颠簸,也疲惫不堪。“在这人烟稀少的海岛,哪里会有火灾,看来我的一腔投身消防的豪情也无处可用了。”夜里,罗军躺在宿舍里,心里直叹气。
     
    罗军大学毕业,砺志投笔从戎来到消防队伍。可他并没有立即见识到激战烈火,体味冲杀疆场的豪迈。倒是三个月的大学生入伍集训,把罗军的洒脱不羁、不守纪律的野性驯服不少。新训结束,罗军被派到海岛支队,据说是离总队机关最远的一个消防中队当见习排长。
     
    “嘀铃铃……”一阵急促的电铃声骤然在夜半寂寥的营区响起,罗军本能地吃了一惊,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指导员、队长都已顺着滑竿进入车库,罗军也不容多想,邯郸学步,滑入车库。战友们已穿好战斗服,开始登车了,罗军来不及穿上衣服,只好抱着战斗服,赶紧钻进车中,车便启动,如离弦之箭,驶向火场。车驶出好一会儿,罗军才手忙脚乱地穿好战斗服,心也跟着怦怦跳着不停。看看身边的战友,一脸的刚毅,镇定自若。
     
    “喂,是居民房着火。通信员,着火面积有多大?火势猛烈吗?烧在第几层?有没有液化气钢瓶?”队长正在通过用对讲机询问火场情况。
     
    罗军坐在车上,穿着暖和的战斗服,既紧张又兴奋。虽然穿上军装,跨入消防部队也有一段日子了,可是因为集训,根本没有机会跑火场,这次下中队,上火场可是大姑娘上轿——第一回。车还在风驰电掣,车顶上的警灯闪烁不停,警报呜呜直叫,罗军的心也随着车轮的飞转,越来越跳得厉害,他幻想着烈焰腾空,火光冲天,水枪射出无数道水柱的壮观场面。
     
    “怎么还不到火场?”看看车已行驶了近15分钟,罗军禁不住问身旁的战友。
     
    “在农村,消防队责任区面积大,我们出最远的火警要半个小时呢。”
     
    “喂,什么?头车已到现场,火势已得到控制,我们可以回去了。明白!”正说着,火场前线传来信息,火势不大,罗军所在的第二辆车可以回去了,罗军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驰下来。
     
    回到营区,由于高度的兴奋和紧张,罗军的手脚都有些发软。车顶坐着的战友,下车后,直喊:“好冷,好冷。”是啊,数九寒冬,海岛夜风,在毫无遮蔽的车顶,在高速行驶的车上,其彻骨饥寒可想而知。
     
    第一次出火警,虽然没有见到熊熊大火,没有体会到与火魔搏斗的艰辛,但从出动的过程,罗军领悟到兵贵神速和当好一名消防员的辛苦。

    散文《第一次火警》

    来源:消防救援局
    2020年04月03日 10:18:44
    阅读数:
    车开出S市区一个多小时,来到江边码头上船,再渡江一个多小时上了海岛,然后,车子又在海岛广阔的田野飞奔了一个多小时,罗军才算是到了中队,安顿下来。这时罗军的心随着车船的颠簸,也疲惫不堪。“在这人烟稀少的海岛,哪里会有火灾,看来我的一腔投身消防的豪情也无处可用了。”夜里,罗军躺在宿舍里,心里直叹气。
     
    罗军大学毕业,砺志投笔从戎来到消防队伍。可他并没有立即见识到激战烈火,体味冲杀疆场的豪迈。倒是三个月的大学生入伍集训,把罗军的洒脱不羁、不守纪律的野性驯服不少。新训结束,罗军被派到海岛支队,据说是离总队机关最远的一个消防中队当见习排长。
     
    “嘀铃铃……”一阵急促的电铃声骤然在夜半寂寥的营区响起,罗军本能地吃了一惊,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指导员、队长都已顺着滑竿进入车库,罗军也不容多想,邯郸学步,滑入车库。战友们已穿好战斗服,开始登车了,罗军来不及穿上衣服,只好抱着战斗服,赶紧钻进车中,车便启动,如离弦之箭,驶向火场。车驶出好一会儿,罗军才手忙脚乱地穿好战斗服,心也跟着怦怦跳着不停。看看身边的战友,一脸的刚毅,镇定自若。
     
    “喂,是居民房着火。通信员,着火面积有多大?火势猛烈吗?烧在第几层?有没有液化气钢瓶?”队长正在通过用对讲机询问火场情况。
     
    罗军坐在车上,穿着暖和的战斗服,既紧张又兴奋。虽然穿上军装,跨入消防部队也有一段日子了,可是因为集训,根本没有机会跑火场,这次下中队,上火场可是大姑娘上轿——第一回。车还在风驰电掣,车顶上的警灯闪烁不停,警报呜呜直叫,罗军的心也随着车轮的飞转,越来越跳得厉害,他幻想着烈焰腾空,火光冲天,水枪射出无数道水柱的壮观场面。
     
    “怎么还不到火场?”看看车已行驶了近15分钟,罗军禁不住问身旁的战友。
     
    “在农村,消防队责任区面积大,我们出最远的火警要半个小时呢。”
     
    “喂,什么?头车已到现场,火势已得到控制,我们可以回去了。明白!”正说着,火场前线传来信息,火势不大,罗军所在的第二辆车可以回去了,罗军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驰下来。
     
    回到营区,由于高度的兴奋和紧张,罗军的手脚都有些发软。车顶坐着的战友,下车后,直喊:“好冷,好冷。”是啊,数九寒冬,海岛夜风,在毫无遮蔽的车顶,在高速行驶的车上,其彻骨饥寒可想而知。
     
    第一次出火警,虽然没有见到熊熊大火,没有体会到与火魔搏斗的艰辛,但从出动的过程,罗军领悟到兵贵神速和当好一名消防员的辛苦。
    作者:晓州  责编:刘瑞瑞
    分享到: